大酷崎崎

可以叫我空巢,是常弧学生
欢迎扩列,我喜欢新朋友!!
QQ:3158420879
喜欢画画,有时候会拍些照片。
此人非常,非常的懒。
主要手绘不上色(极懒)
欧美坑基本都混。xx
坑子非常非常非常的,杂

【马赛】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2 )完结

马库斯一边给赛门的腿换上新零件,一边倾听着赛门说话。“在你和诺丝乔许离开大楼没多久后,一大群警卫和记者就涌进了大楼,还有一个RK800谈判型的原型机。”说到这里,赛门停顿住了,LED灯变为黄色,像是在惧怕着什么。“然后呢…?他们找到你了?”马库斯焦急的问道,他很希望能从赛门嘴里问出点什么,但又不能强制赛门回答。“我躲进了天台上的那些空的集装箱里,没过多久就听见有两个警卫的声音。他们翻到了我躲藏的集装箱,我用你给我的手枪…把他们杀死了。我顺走了他们的电梯卡和执照,乘坐安全通道里的员工电梯下了楼,逃走了。”赛门顿住,过了很久才肯继续说。“我那时候真的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会被发现…好害怕会被拉去报废掉……我还不想死…”这时,赛门的LED灯变成了红色,眼角里出现了泪水,马库斯见状,把手搭在他肩上:“够了,不要再说了。”

赛门没有搭理马库斯,继续用哭腔说着:“你明明答应过我会在当天晚上来救我的……你为什么没有来…我真的好害怕…你骗了我…”说着,赛门眼角流出了眼泪,眼泪在脸上划出了一条线。“赛门,我感到很抱歉。我那天晚上真的太累了,累得都没有力气顾及任何事情了,对不起。”马库斯极力解释。“我以为你们抛弃我了,我以为你们丢下我一个人在天台不管不顾,我以为你们全部都忘记了……”赛门哭的更厉害了。

突然,马库斯把赛门整个身子都埋进了自己怀里,一只手扶着赛门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拍着赛门的后背,安慰着赛门:“我不太清楚该如何安慰人,我只知道在我心情低落时卡尔是这样做的。”赛门愣住了,在那一瞬间,仿佛什么忧愁都没有了,全都消散了,不复存在了。他把脸埋到了马库斯的肩上,双手紧紧抱住了马库斯的后背,抽泣着。

赛门哭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马库斯一直在安抚着赛门。突然,赛门有了一丝的睡意,他,在马库斯的怀里睡着了。那睡着时的样子,就像是个小姑娘。马库斯将待机休眠了的赛门抱到了一张长沙发上,安顿好赛门后,从另一个船舱里拿来了被子和枕头。他不清楚自己该不该这样做,但卡尔在自己休眠时,是这样做的。马库斯轻轻的将赛门的脑袋抬了起来,把枕头塞进去,又小心翼翼的给赛门盖上了被子,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轻,轻得听不见任何一点动静。马库斯在长沙发旁找到了一张矮凳,他把矮凳搬到了赛门跟前,看着赛门那张漂亮的脸,有那么一瞬间,马库斯LED灯变为了极端的红色。

过了一会,马库斯也有了睡意,头直接倒在了赛门腰旁那仅剩有的一点沙发上。第二天一早,赛门一醒来就看见了倒睡在沙发上的马库斯,他没敢大幅度的动,只是轻轻的挪了一些位置,让马库斯好睡些。随后,又将头俯到了马库斯的耳旁,把声音压低到了最小,轻声说了句:

“早安,马库斯。”


————————————————
我!写完了!耶!只要下周考完试我就解放了!解放之后就可以无限地开坑了!(ntm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