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酷崎崎

可以叫我空巢,是常弧学生
欢迎扩列,我喜欢新朋友!!
QQ:3158420879
喜欢画画,有时候会拍些照片。
此人非常,非常的懒。
主要手绘不上色(极懒)
欧美坑基本都混。xx
坑子非常非常非常的,杂

【马赛】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 (1 )

*时间线大概是赛门从天台回到耶利哥以后

*是赛门在天台上待了一天但马库斯还没来救自己(什

*文笔超烂的,慎戳。



马库斯从破烂的船舱里走出来,刚开完关于如何让人类知道仿生人其实也有生命的革命会议。他有些疲惫的抚了一下额头,用手撑着船壁,有些许恍惚和站不稳。一瞬间,他LED灯变为了黄色,但没多久又恢复了正常的蓝色。他累了,太累了。

他的手离开了船壁,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示意自己清醒。刚走到拐角处,马库斯听见前方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他走过拐角处,正面迎来的,是一具左腿受伤且浑身上下都破破烂烂的PL600保姆型仿生人。马库斯顿了很久,才用微微颤抖着的声音说出了:“赛门…?” 那具PL600并没有回应马库斯。马库斯用有些站不稳的步伐向PL600的方向走了几步,又顿住。接着,又向前走了两步,伸开双臂向赛门拥去,赛门也敞开了双臂,紧紧的抱住马库斯。马库斯用余光撇了几眼赛门的全身,他受了很多伤,那时给他的枪支也不见了。马库斯很难想象赛门在天台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过了许久,马库斯松开了双臂,拉起赛门的手,想要带他去治疗伤口,并且也想借此机会好好的问问赛门,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马库斯带着赛门来到了自己第一次来耶利哥时露西为自己治疗的地方。“坐下吧,赛门。”马库斯轻声说道。赛门扶着墙,拖着受伤的腿,慢慢的坐了下来。马库斯单膝跪在赛门的跟前,检查着那条被子弹击中无法正常行走的腿。“状况良好…功能运转停止…只要把子弹取出来,再稍微修理一下…应该就可以继续使用了…” 赛门低头看着跪在自己跟前专心致志检查的马库斯,心里有些不堪。

“马库斯,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自己可以处理…”“别说话,你好好坐着就行了。”赛门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库斯打断了。检查完后,马库斯站了起来,动身去寻找修复受损腿所需要的零件。赛门则安安静静的坐在火堆旁,目光昏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马库斯拿着几个小零件走回来,拍了拍赛门右侧的那一点小空位,轻声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赛门?”“当然。”赛门低声回答。马库斯坐下后,沉默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赛门,你…能告诉我你在天台上的这些天…都发生了些什么吗…?”赛门梳理了一下记忆库存,回答马库斯:“我想是的,我是说,当然,当然可以。”

持续——

————————————————
我我我真的撑不住啦!困死我了呜呜呜呜—明天看看有没有时间我再接着写后续啦。(滚去睡觉)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