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潋

点开看看叭。!
可以叫我空巢,是常弧学生
欢迎扩列,我喜欢新朋友!!
QQ:3158420879
喜欢画画,有时候会写文和拍些照片。
此人非常,非常的懒。
欧美坑基本都混。
墙头真的非常杂
把很多旧文章和黑历史都删掉了。x

近期画的,是自家。最后2P是赠图。

不会画画。

【索香】无法作答的问题

  第一次写索香文啊,这对真的是太好吃了!!!

  分两个时间段写的,写到后面部分了不知怎的就想皮了玩梗hhhhh

  文笔很烂望谅解,我前排吹爆索香!!

——————————————————

  一大早,山治就在厨房里摆弄船员们的早餐了。

  各种各样的点缀、使人眼花缭乱的摆盘,从盘中食物的各个方面都能看出山治一流的厨艺。

  终于,最后一碗肉汤也过滤好了杂质。他将食物放在托盘上,左手单托着,右手则做出半个扩音喇叭似的形状,朝船头甲板上的一群人大喊道:“喂,吃饭了啊!”

  走到甲板前,将折叠的大桌子平铺开来,桌上各种各样的美食不由得引起了船员们的一声声赞叹和掌声。

  “哇!!看起来很好吃呀!我开动啦!!”戴着草帽的少年口水止不住的从嘴角流出来。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嘴里就已经塞满了各种美食,左手拿着一大块肉,右手则还在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食物。大大的嘴巴和能将食物全部咽下的喉咙,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在船员们顾着享用美食的时候,山治便会默默地走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不合船员们一起吃饭,听说他是自己已经吃饱了才上菜的。趴在船边,看着蓝色的大海和一进一退的浪花,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稚嫩又有些幼稚可笑的梦想——找寻“All Blue”。烟雾从嘴里一点一点的吐出来,他的耳朵静静的听着饭桌前同伴们欢乐的笑声,分析着哪个声音是属于谁的。

  “罗宾、乌索普、路飞、娜美、布鲁克、乔巴、弗兰奇…”还有一种声音呢…?那个绿藻头哪去了?可能是在船后方的甲板上睡懒觉吧,那家伙最喜欢在那里躲着了。带着猜测和些许愤怒,山治走向了后方甲板。这已经是他第无数次的去叫那个男人起床吃饭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能睡!还睡的这么香!!山治一边走,心里一边暗骂着。

  踏上了小甲板上,伸头一瞄,一簇颜色靓丽的青草就映入眼帘,还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他蹲在绿发男人的跟前,静静地凝视着他精致的脸庞。这是第多少次这么做了,山治也数不清,他只是觉得…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脸蛋真的很漂亮。或许不止是脸蛋…他结实的肌肉,他那镶着金色水滴形耳环的轮廓清晰的耳朵,那骨节分明的手,还有均匀的呼吸……

  太多了,连他自己也数不清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对方可是个男人啊…他不自觉的将脸往绿发男人的面前凑,他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他的脸,虽说以往很多次地这么站在他跟前叫醒他,但把脸凑近了去看还是第一次的事情。

  他的心有些被撩动了,他看到了许多。长短分明的眼睫毛,紧捂着眼睛的双眼皮,一条长长的贯穿了整个左眼表皮面的刀痕……他很不解,两年后他们第一次见面集合时,他就被他那条伤疤惊住了。他很迫切的以为这个肌肉怪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着急的询问却被一声声的拒绝敷衍了过去。他的心难免有些失落。还有那丰满的嘴唇,他没有办法直视那个地方,因为那会让他不断的产生一个愚蠢的念头:亲吻他。

  但这一次,他的目光却紧紧的扣在了那只唇上,无法移开。他再凑近些…再凑近些…再近点……他距离那个男人只剩下不足一公分的距离了。他是多么想把嘴贴上去,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那个男人之间到底有多爱他。但他不能…

  就在他准备将身子抽走时,剑士敏锐的察觉到了些许杀气,一只眼睛缓缓地睁开了……眼前的是自己船上的厨师,可能是因为要吃饭了才来叫醒自己的,但,靠的这么近是怎么回事?“厨子…?”索隆用带有些起床气的懒惰声音轻声唤到。山治有些惊恐,试图把自己的头从索隆脸前移开——突然,自己的后脑勺被一只有力的手按住了。“别动。”绿发剑士按着他的后脑勺,将金发男人的脸抵向自己的面前。两人急促的呼吸声掺杂在了一起。空气静止了,两个人的心跳声暴露在了空气中。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更快……他抵上了他的唇。

  两片唇瓣交加融合在了一起。山治一愣,他想要将身体抽开,可强壮的手臂却死死的按着他的脑袋…他没有办法,便停止了挣扎,迎合了这两唇间的温暖。空气仿佛像是静止了十几秒,整个世界都安静了。男人将唇抽走,山治克制住了嘴巴的空虚感,盘坐在绿发男人身前,脸微微发红地看着他。索隆用舌尖在唇部外围舔了一圈,坏笑了起来。“味道可真不错,厨子。”一边说一边流露出如同野兽般的贪婪和犀利的眼神。

  “笨…笨蛋!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山治脸一下子红透了,透遍了两只耳朵。他实在是不习惯索隆的这种眼神,就像是…将他视为猎物,要吃掉他似的。

  山治的眼角忽然泛出了点点泪光。他将头撇向一边,极力的想掩饰这泪水,但却被眼神犀利的索隆一下子就发现了。“怎么哭了…?”他用附有磁性的嗓音问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山治支支吾吾的蹦出一段话。“说清楚点啦。”身前的绿发男人有些不解地挠了挠脑袋。“哎呀你可真是个笨蛋,神经大条的绿藻头。就是‘终于把自己喜欢的人收入囊中了’的说法啦。”山治一边比划一边嘟囔。

  “什么叫‘收入囊中’啦白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啊好不好。”听完山治这番话后,索隆的脸“唰”的就红了。“诶,是吗??”眼前的金发男人有些后知后觉,圈圈似的弯眉毛有些高挑,还带有些许的疑惑与不可思议。眼角的泪珠“啪嗒“一声落在甲板上。这时,索隆突然起身盘腿坐好,粗糙但温暖的手掌伸向了山治那被头发遮住了的右眼,轻轻的擦拭着剩下一点粘在睫毛上的泪水,还一边轻声地安慰道:“别哭啦…多难看啊……”

  突然,擦拭眼泪的动作停止住了,索隆一下子严肃了起来。“话说回来,我问你个问题噢圈圈眉。”男人突如其来的疑问让山治停止了用脸蛋去蹭掌心的动作。“啊?你说。” “你的眉毛…真的是对边长的吗…??”绿发男人严肃的说出了埋藏在自己心里头很久的问题。“什么???”山治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要不我们现在就看一看到底是不是对边的……”索隆动身想要撩开山治的头发。

  “住手啦白痴!!快点去吃饭啊笨蛋绿藻!!”金发男人拉开了索隆的手,仓惶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膝裤腿上的灰尘,冲地上绿发男人大声喊道。“不就看看你眉毛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说,你眉毛真的是对边长的??!”坐在地上的索隆后知后觉地冲着山治说道,还摆出了一副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这可完全惹怒山治了。“哈???你可拉倒吧!今天的晚饭你可别吃了,继续想我的对边眉毛去吧!!”山治撇下索隆,气冲冲地离开了后方甲板。

  索隆起身,朝船头走去,向草帽少年喊道:“喂,路飞!给我留点啊!!”草帽少年回复到:“索隆你再不过来就吃光啦!”“喂!谁说给你吃了啊!?绿藻头!”山治紧随其后,冲前面的索隆大吼。

  欢乐的笑声充斥着整个阳光号,飘遍了整个大海,透彻着每个人的耳朵……


——————————————————


  心跳慢慢的平复下来,脸上的红润也一点一点的消退了,各种疑惑和杂七杂八的事情在脑海里翻滚。


  试问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呢……?这可真是让人没法作答啊……

迷路绿藻真是太好玩了嘻嘻嘻嘻嘻!!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是战损。这对真是太好吃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爱番茄汁。??

准备继续长弧,下下周就考试啦。